找找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业界新闻 > 正文

沉痛悼念打击乐演奏家金纪广先生

2022年09月08日    来源:中国乐器协会网    

沉痛悼念打击乐演奏家金纪广先生


  打击乐演奏家、教育家,原中国歌剧舞剧院副院长、全国乐器行业专家委员会顾问专家金纪广先生,因胆管癌于9月5日晨去世,享年76岁。中国乐器协会全体成员深表哀悼!现转载2019 年 6 月 19 日《音乐周报》刊登由卢旸撰写的《在打击乐世界里,我从未苦恼过——访金纪广》一文,以表追思!

  在打击乐世界里,我从未苦恼过——访金纪广

  原载于2019 年 6 月 19 日《音乐周报》


文 | 卢旸



  “打击乐不是我自己要学的。但是自拿起鼓槌的那一天,我就爱上了打击乐。在打击乐的世界里,我从来没有苦恼过,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也能把汽水瓶子搬到舞台上,演奏玻璃马林巴。打击乐对于我,魅力是无穷的。”中国音协打击乐学会会长金纪广自1961年学习打击乐,从事音乐工作40余年,演出大量歌剧、舞剧及交响乐作品。如今,金纪广投身于打击乐普及事业。6月6日至12日,他又跑了三个城市,在宁波、太原、运城进行打击乐师资培训。“喜欢打击乐的人越来越多,虽然日程安排非常紧张,但我辛苦并快乐着,因为打击乐还需要我。”



少年宫


沉痛悼念打击乐演奏家金纪广先生

少年金纪广


  金纪广出生在北京,成长在胡同,儿时加入北京市少年宫学习民族弹拨乐,同时,加入了少年宫的鼓号队。“那个时候,每个礼拜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会专程来给孩子们讲课、排练。每到节日登台演出,中午一个果子面包、一瓶桔子汽水……”金纪广的童年回忆,充满祖国花朵的幸福感。


  1961年,中央歌剧舞剧院附属学校学员班到北京少年宫招生。考官让金纪广跟着他打拍子模拟节奏。考官拍手、跺脚,节奏越来越复杂,但是,无论拍子怎么打,金纪广也跟得上还不会乱。“我不觉得难,反而很开心,像在做游戏。”随后,金纪广用中阮演奏一曲《金蛇狂舞》。考官中途叫停,把琴弦松掉,重新定弦再继续演奏。这些看似简单的测试,既有一定难度又科学地考察了音乐基本素养。金纪广节奏感很强,具备学习打击乐的素质。最终,15岁的金纪广以优秀的模拟节奏成绩,从近40个考生中脱颖而出,考取打击乐专业。



西洋打击乐


沉痛悼念打击乐演奏家金纪广先生


  录取学员在中央歌剧舞剧院学习。但是,当时国内打击乐水平比较低,指挥家、时任中央歌剧舞剧院管弦乐团团长黎国荃决定将打击乐学员送到中央音乐学院学习。1961年9月,金纪广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师从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打击乐教育家赵纪。赵纪是我国最早的一位专业西洋打击乐教师、我国西洋打击乐艺术的重要奠基者。

  课上,金纪广每次演奏,赵纪都亲自为他钢琴伴奏。“即使我只是敲音阶,老师都用钢琴伴奏,无形中培养了我的乐感,使我对音乐有美的追求。我非常有幸成为赵老师的学生,不努力会觉得对不起老师。”其间,在规范、正统的教学理念的培育下,金纪广学习掌握了军鼓、定音鼓、马林巴以及不同组鼓等打击乐器的演奏技巧。

  除了中央音乐学院,中央歌剧舞剧院也为金纪广营造了得天独厚的学习环境。每次,音乐学院上课回来,金纪广在剧院中练习,剧院负责定音鼓演奏的曹旭,常常默默站在旁边观看,询问他学习情况,有什么困难,向他传授自己的经验。“只要遇到音乐上的问题,不管请教剧院里哪位老师,都会非常认真地为我解答,无私地帮助我,这些追求艺术、热爱生活的艺术家,在我心目中永远留下可敬、可爱的形象。”金纪广形容,老一辈音乐家对自己的教育,就像春雨润物细无声。剧院老师根据经验总结出的打击乐真谛——摆、拿、打、放、稳、准、寸、狠,金纪广至今铭记于心。



玻璃马林巴


沉痛悼念打击乐演奏家金纪广先生


  1966年4月,中央歌剧舞剧院赴广州演出歌剧《阿依古丽》,由郑小瑛指挥。作曲家石夫在歌剧中创作了几段木琴独奏,优美动听。这是木琴第一次出现在中国歌剧中,也是金纪广首次登台演奏,演出非常成功。就在金纪广渴望舞台上实现艺术梦想的时候,“文革”开始了。


  1968年,金纪广下放到天津郊区部队农场种水稻,干农活。一天,操场上播放电影《奇袭》,其中一幕,演员们敲击几个瓶子、钢盔庆祝胜利。镜头一闪而过,却被金纪广捕捉到并萌生一个念头。他找到部队宣传队指导员,毛遂自荐排练节目,教战士们演奏玻璃马林巴。休息时间,金纪广骑着板车到收购站,用2块钱收了上百个玻璃瓶,在海河边挑选出能用的瓶子洗干净,拿回营房。几十个瓶子摆在床上灌上水,调出两组音。金纪广当场演奏了《我是一个兵》《打靶归来》《战斗进行曲》,玻璃清脆悦耳,响彻营房。“这是啥玩意,咋能出声呢,咋还那么好听呢。”指导员当时就同意排演玻璃马林巴。


  金纪广耐心地教,战士们认真地学,没过两个星期就可以演出了。30多个瓶子摆上舞台,台下不明所以议论纷纷,演奏一开始马上掌声雷动。玻璃马林巴既生动又有舞台效果,成为宣传队的保留节目。之后,金纪广把玻璃瓶45度角固定在架子上,又在水中分别滴上红墨水、蓝墨水,区分全音、半音,方便战士演奏,灯光打在上面也非常漂亮。演出队的玻璃马林巴演奏在各地都极受欢迎。“战士高兴,指导员也高兴,我就更高兴了。”金纪广跟着演出队在河北一带巡演,指导演奏、灌水调音。闲时,金纪广抓紧时间练习他的小军鼓。“人到什么时候都得保持良好心态,学会苦中作乐。最重要的是无论到哪业务不能丢。”上世纪80年代,金纪广曾临危受命,担任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团长。对此,他只要求,“不脱产。领导工作不耽误,排练演出也参加。我喜欢演奏,打鼓多棒啊。”金纪广带领乐团连续10届参加澳门国际音乐节,演出12部歌剧,得到澳门文化厅高度评价。



编钟


沉痛悼念打击乐演奏家金纪广先生

金纪广在少儿音乐普及活动中


  1971年,金纪广回到北京,由于基本功没丢,立马可以担任独奏任务。音乐会上,他用木琴演奏改编自《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中的乐曲,特别受欢迎。1976年,随着“文革”结束,中央歌剧舞剧院也迎来了艺术繁荣,10月,在首都体育馆,金纪广独奏赵纪创作的木琴曲《胜利的锣鼓敲起来》一举成名。


  一次演出结束,国家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找到金纪广问他,“你能演奏编钟吗?”1976年7月,金纪广应国家文物局之邀,对文物编钟进行测试,揭开我国古代音乐旋宫转调的玄机。金纪广用曾侯乙编钟、长台关春秋楚墓编钟演奏多首古今中外的名曲,拍摄成影片《古乐佳音》在中央电视台播放。“我庆幸有这样的机会演奏编钟,留下这么宝贵的资料。此后,编钟封存就不允许再演奏了。”



打击乐普及


沉痛悼念打击乐演奏家金纪广先生


  金纪广带小朋友体验编钟的魅力。


  1978年,金纪广在中央音乐学院担任教学工作,“我对中央音乐学院感情深厚,视她为我的母校。”中央音乐学院邀请法国打击乐演奏家加尔达、美国打击乐演奏家盖博来中国讲学。“这两位打击乐顶级大师之后,世界各地专家陆续都来了。在那段时期,国际一流大师培养的学生中就有李飚。中国打击乐从此融入国际打击乐。”在国际交流中,金纪广与打击乐演奏家加尔达、盖博、伊弗尼·格兰尼等国际打击乐大师进行切磋,并成为事业上的挚交。


  “别看现在学习打击乐的人多,但要真正实现打击乐普及还有很多事要做。很多打击乐初学者都在打爵士鼓。其实,爵士鼓只是打击乐的一个门类。初学者要学好小鼓,才能掌握打击乐演奏基本方法。”如今,金纪广致力于打击乐推广普及事业,给各地老师上课,帮助老师们掌握正确教学方法。


  “有的老师不是专业打击乐出身,只是喜欢爵士鼓,自己学会了就开始教学。打击乐入门没有打好基础,影响后期发展。打击乐师资不平衡限制了打击乐事业的发展。”金纪广参考赵纪教学理念,入门到独奏级别编写打击乐系列教材。目前,爵士鼓教材已经编写完成,军鼓、马林巴、定音鼓等教材将于今年底陆续出版。金纪广将教材稿酬捐给中央音乐学院赵纪教学基金会,以纪念老师逝世3周年。“编写教材虽然辛苦,但是打击乐教学没有教材不行。国内打击乐事业健康、稳步、科学的发展,还有很长路要走。我辛苦并快乐着,因为打击乐还需要我。”金纪广说。

******************************

【邀 请】欢迎关注《神州乐器网》官方微博:http://weibo.com/chinayq
【分 享】欢迎订阅投稿《神州乐器网》:www.chinayq.com;分享你身边的器乐故事,提出意见或建议,请直接投稿 shenzhouyueqi#163.com
【关注我们】官方微信:神州乐器网 神州乐器网微信关注

责任编辑:jenny

【网站声明】
1.本网所发布的内容信息部分来源于网络,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2.本网站所刊发、转载的文章,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3.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现在有 人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为避免恶意留言或垃圾评论信息,发表内容不得低于10个字符! 评论人: 
相关文章
企业服务
每日关注
图文推荐
热门乐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著作权与商标声明 | 网络用户服务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