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找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小提琴 > 正文

专访小提琴大师齐默尔曼:年轻明星演奏者背后没什么支撑

2015年10月30日    来源:第一财经网站    

神州乐器网讯  小提琴家齐默尔曼(Frank Peter Zimmerman)站在西德广播交响乐团正中央,侧着头,聆听乐团演奏了两分半钟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宏大开场,直至第90小节,他才拿起小提琴放上左肩,以稳而狠的姿势开始拉一段不规则的五连音。

  小提琴这段大刀阔斧的演奏无疑带有震慑效果,现场观众几乎是惊诧地看着齐默尔曼用背谱的方式熟练运弓,与乐团配合默契。他的揉指是紧凑严实的,左右手技术的配合堪称精湛。在这部音乐史上最著名也最难的小提琴协奏曲面前,齐默尔曼简直如履平地,三个乐章之间的热烈、浪漫与严峻演绎得丝丝入扣,既雄浑又唯美。

  当协奏曲最后的音符落下,中山音乐堂顿时响起山呼海啸的掌声,人们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bravo的喝彩此起彼伏。齐默尔曼在难以抵挡的热情欢呼声中重新登台,演奏巴赫无伴奏小提琴组曲中的一首,从浪漫主义回到古典主义,巴赫的纯净音色以更大的魔力触动人心。

  “能听到他这场的(观众),太值了。这才是一流的大师。”10月19日晚的上半场音乐会刚结束,指挥家余隆从后台匆匆而过,遇到熟识的朋友,忍不住停下来,感叹齐默尔曼第一次亮相北京国际音乐节就能成为最热烈的演出。

  所有人还沸腾在音乐带来的兴奋中,齐默尔曼已经回到休息室,换好一身朴素的棕色西服,提着他的小提琴箱,准备独自离开。无数个夜晚,当他酣畅淋漓演完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现场观众总是激动得起立鼓掌,久难平息。

  “这个作品,我大概已经演出了150场了。”演出后,坐在《第一财经日报》面前的齐默尔曼,音调平静而温和。他对这个作品的熟悉程度超过了绝大多数演奏家,勃拉姆斯写在乐谱上的每一个音符或表情记号,他需要完成的每一次顿弓、揉弓技巧,已经成为了一种下意识的肌肉记忆,也因此,他的勃拉姆斯能自然地呈现出作曲家晚年的深邃意境。

  听过齐默尔曼音乐会的人,会确信他是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小提琴演奏家之一。但他是极为低调的,很少接受采访,对于演奏会邀约也十分谨慎。2007年,齐默尔曼第一次来北京演出,与伦敦交响乐团合作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再次登台已经时隔八年。

  今年,齐默尔曼的父亲刚在91岁高龄去世。1965年,他在德国杜伊斯堡出生时,父母都已年过四十。5岁开始学琴,10岁就登台演出的齐默尔曼,并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天才这种说法,“当你去观察那些伟大的演奏家,比如海菲兹,他们的训练强度是非常大的,练琴是演奏家走向成功的唯一秘密。”

  齐默尔曼的父亲是大提琴家,母亲是小提琴家。小时候,他钻在桌下玩耍时,总能听到父亲与几个朋友在演奏室内乐。他还记得,父亲是黑胶唱片的发烧友,周日的家中总是全天放着各种小提琴唱片,才5岁时,他就深为前苏联小提琴家列奥尼德·科冈的录音而着迷,“有一天我自己跟父亲说,我想学小提琴。”在那个年代,科冈的唱片大部分在前苏联录制,进入唱片时代也很难收藏到,因此,有缘能听到科冈录音的,都是最资深的乐迷。有意思的是,科冈最出名的录音就是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多年后也带给他一些俄罗斯学派的影响。齐默尔曼在北京音乐会上那些暴风骤雨般的力量感,总让人想到科冈。

  齐默尔曼崇敬的音乐家,总是那些造诣深刻、多少有些怪癖、带有谜一般色彩的大师。在说起他最爱的钢琴家里赫特(Sviatoslav Richter)时,用了“孤独的鹰”来形容,这位钢琴家是孤僻而冷漠的,在音乐里却投入极大热情。他不喜欢录音,晚年更是回避那些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的音乐会,相反选择一些极小、极冷僻的地方演奏,如同一位音乐隐士。

  上世纪90年代,齐默尔曼曾带着妻子去听里赫特的演奏会,“那是柏林一座很小而且很古老的音乐厅,只能容纳两百来人。现场的空气很憋闷,里赫特在钢琴前亮了一盏台灯,佝偻着身子弹贝多芬。我妻子在那种令人喘不过气的气氛中,几乎要晕倒。”

  他尊敬里赫特这样的演奏家,用隐士的态度面对音乐,将自己置于音乐的背后,而不是舞台上熠熠发光的明星。在他成长的年代,音乐家要树立名声,通常需要数十年的积累,而不像今天的演奏家,依靠跨界的噱头或是俊美的外表就能获得市场一时的青睐,“一些年轻的明星演奏者,外表看上去很炫很风光,但背后没有什么支撑他们的东西。我想,我没有必要增加我的曝光率,我也不用太知名。只要有人能理解我的音乐,这就足够了。”

  多年来,齐默尔曼在EMI、SONY、BIS、ECM录制了大量唱片,从古典时代的巴赫到最前卫先锋的利盖蒂,几乎录遍所有的小提琴协奏曲曲目,且获奖无数。他以曲目量庞大而闻名,除了那些涵盖古典、浪漫时期的小提琴杰作,也热衷演奏现当代作品,至今已经首演过德国作曲家马提亚斯(Matthias Pintscher)、澳大利亚作曲家布莱特(Brett Dean)等创作的三部小提琴协奏曲。

  跟父亲一样,齐默尔曼也是狂热的室内乐演奏家,他与中提琴家安东尼(Antoine Tamestit)、大提琴家克里斯蒂安(Christian Poltéra)组成三重奏在欧洲各地演出,并录制贝多芬、莫扎特和舒伯特的三重奏作品。对他来说,现场演出与录音都是不可或缺的,是演奏家掌握音乐秘密的不同路径。

对话齐默尔曼
1
对话齐默尔曼
如果每个月都演勃拉姆斯,就像吃太多蛋糕


  第一财经日报: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你有算过自己现场演了多少次吗?

  齐默尔曼:我没确切算过,这个作品我大概演过150多场。我第一次跟科隆交响乐团合作勃拉姆斯《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是在1983年,那一次我们到日本巡演,我只有18岁。从那一次之后直到现在已经过去30多年了,今天早上我还跟乐团的乐手们说,当年跟我巡演的音乐家,如今还留在乐团的只有三位了。

  日报:勃拉姆斯唯一一部小提琴协奏曲完成于1878年,与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相隔70年。相比较这两位作曲家的两部小提琴协奏曲,你是否有过一些有趣的发现?

  齐默尔曼: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是非常伟大的作品,这是毫无疑问的。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是非常重要的小提琴协奏曲,我认为也许是音乐史上最重要的五部小提琴协奏曲之一。你必须承认,勃拉姆斯在某种程度上借鉴了贝多芬,但他创造了一些难以置信的崭新内容,比如在第一乐章,小提琴以一种极富戏剧性、引人注目的声音与管弦乐队相对抗。在他之前,门德尔松、莫扎特、舒曼、贝多芬等其他作曲家都把小提琴的部分写得很抒情。勃拉姆斯是第一位将小提琴拿来跟大乐队抗衡的作曲家,这绝对是非常新鲜的事情。他是将小提琴当做钢琴来创作,让和弦的分量达到了类似钢琴的效果。当然,他本身就是一位杰出的钢琴家。另一个难以置信的是第二乐章的开头,每次拉到这段旋律,我的内心都会被撞击。

  日报:你是否一度因为演奏这个作品太多,而感到有些腻味?

  齐默尔曼:你确实需要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合适的计划去演奏勃拉姆斯。确实有一些作品你是永远不会厌倦的,比如巴赫、莫扎特,甚至包括贝多芬。但是如果你过于频繁地演奏勃拉姆斯,就会变得很危险。就像你一口气吃下太多蛋糕。如果我每两年演十场勃拉姆斯就是完美的,但如果要我每个月都演,太频繁了,会消化不良。

  日报:所以你停止过一段时间演勃拉姆斯?

  齐默尔曼:是,我经常暂停个两三年不演他的作品,让自己喘口气,然后再去演。对我来说,这是对勃拉姆斯始终保持新鲜感最重要的一点。

  日报:每隔两三年,会发现一些新鲜的东西吗?

  齐默尔曼:对。稍后我会在慕尼黑发行一张新的唱片。在伟大的音乐里,每一次你都会重新发现一些新的东西,尽管同一部作品在你的人生中已经演了两百多遍。你可以尝试从另一个方向和途径来获得新的感受,比如你在演过一些当代作品、新作品之后,再回到勃拉姆斯,你会始终保持住自己对音乐的好奇心。

  日报:勃拉姆斯是在一个古典主义的创作框架中隐含自己的浪漫主义,你觉得这是演奏勃拉姆斯的难度所在吗?

  齐默尔曼:最近几十年,勃拉姆斯被德国乐团和德国指挥家们视为晚期浪漫主义作曲家,我也认为,勃拉姆斯是极其浪漫主义的作曲家。

  寻找演绎勃拉姆斯的最佳方法,就是看舒曼时代的作品是怎么演奏的。要演好贝多芬就要参照莫扎特时代,演好舒曼就要参照贝多芬的时代。很多伟大的乐团和指挥都把勃拉姆斯演绎得太过沉重了,其实他并没有那么浓烈、庄重。演好勃拉姆斯的秘密就在于,留意他古典的一面。对我来说,这就像柴可夫斯基一样,柴可夫斯基是基调很明朗的作曲家,他很喜欢莫扎特,所以他的作品里有很多古典主义的痕迹,并不是像马勒那样沉重。

  日报:你好像从来不会对贝多芬感到厌倦,为什么?

  齐默尔曼:我很喜欢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但我认为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更伟大。演贝多芬不需要像演勃拉姆斯那样,必须大量的练习,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有一种巴赫般的纯净。

  日报:音乐给你带来了什么?除了音乐之外,你还有其他嗜好吗?

  齐默尔曼:在我一生中,音乐总是跟我相守,已经成为我身体和血液的一部分。但除了音乐之外,我也需要其他东西,我需要跟我的家人在一起,需要照顾我的花园,或者来一次长距离的自行车骑行,这些都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我还喜欢阅读,书籍是陪伴我常年长途飞行的最好的伙伴。

******************************

【邀 请】欢迎关注《神州乐器网》官方微博:http://weibo.com/chinayq
【分 享】欢迎订阅投稿《神州乐器网》:www.chinayq.com;分享你身边的器乐故事,提出意见或建议,请直接投稿 shenzhouyueqi#163.com
【关注我们】官方微信:神州乐器网 神州乐器网微信关注

责任编辑:周亚男

【网站声明】
1.本网所发布的内容信息部分来源于网络,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2.本网站所刊发、转载的文章,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3.如果对本网站的信息内容有相关争议,请来电告之,本网站将在24小时内给予答复。

现在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为避免恶意留言或垃圾评论信息,发表内容不得低于10个字符! 评论人: 
相关文章
企业服务
每日关注
图文推荐
热门乐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著作权与商标声明 | 网络用户服务 | 友情链接